|
|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休闲 > 动漫 >

《魁拔》:国产动画电影的尴尬

2013-06-21 08:36  来源:南都周刊   进入论坛评论

《魁拔》:国产动画电影的尴尬

《魁拔》:国产动画电影的尴尬

《魁拔》:国产动画电影的尴尬

记者_沈玎 实习记者_林晓涛

与前作相比,新的这一部《魁拔2:大战元泱界》反而变得幼稚了。

“王川导演就是按成人版的要求来做的,”制片人武寒青说道,王川同时也是她的丈夫,“但是针对中国市场的不确定,所有院线的人,都要求我们把电影的年龄层降下来。”

“这个片子你们剪吧,剪完就别给我看了。”王川当时这么对武寒青说,青青树动漫科技公司的很多80后员工,也对于制作这么一部续集而感到“屈辱”,而发行方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从一开始就认定,“(魁拔2)这个片子就是给初中生看的”,把能赚的钱先赚到。

5月31日《魁拔2》首映后,头一天的票房就达到了300万,这相当于《魁拔1:十万火急》的总票房,首周末结束后,票房已经达到了2000万。

“作为制片人,做动画就是一个职业行为,在商言商,那就老老实实按照这个规律来。”武寒青说。

世界观的让步

在望京科技园E座一楼大厅墙上的指示牌里,密密麻麻地有几十个小型科技企业的铭牌,夹杂在其中的“青青树”一点也不起眼,但这里却创造了一个关于“魁拔”的平行世界。

“魁拔”是虚构宇宙“元泱境界”中一个灾难般的存在,每333年一现身,这也是天地两界如临大敌之时。电影讲述的是第六代魁拔“蛮吉”,在出生之后,被自称“独行族妖侠”的蛮小满所收养。蛮小满武力有限,但性格坚韧,理想辉煌,扬言要打败魁拔,成为第一妖侠。

天真的小蛮吉深受其感染,也一心要苦练武功,打败魁拔,却不知道“魁拔”就是自己。就是在这种误会之下,两人踏上了冒险之旅。

在“元泱境界”的背后,有着长达一百万字的“百科全书”,包括天文学卷、社会学卷、武术卷、地理卷和历史卷等,巨细无遗地解释这个虚构世界的运行规则。

“整个编剧组,从2008年到2010年,每周都开会,大家都很high,因为这就像是创造一个我们自己的世界。”武寒青负责给编剧们弄茶点,到了晚上,她的丈夫王川再把他们一个个开车送回去。

魁拔的世界有一些很棒的设定,比如影片中的“纹耀制度”。每个妖侠都有自己的“纹耀”,这是一种金属材质的挂件,以显示佩戴者的身份。蛮小满和蛮吉佩戴的是自己山寨的木质“纹耀”,尽显屌丝气质。

这其实也是一种最直接的现实折射—家庭背景、户口等等……就像真实的世界所充斥的各种“纹耀制度”,而影片的价值观中,除了赞美凌驾于“纹耀”之上的能力以外,也赞美了勇气和纯真的力量。

《魁拔1》仅仅是掀开了这个庞杂世界观的一角,留下了无数待解的谜题。可以说,正是这部国产动画在核心情节上的留白,以及在主要人物的情感塑造上的成功,让很多成年观众也对故事的发展充满期许。

不过也正因此,刚刚上映的《魁拔2》在自己引以为豪的世界观上的让步,矮化了整个系列的艺术深度,也特别让人痛心。

“《魁拔1》上映的时候,有很多观众觉得世界观给的负担太多,不熟悉这种欣赏方式,看着很吃力。”所以导演王川在制作续集的时候,有意识地控制了这个数量,尽量少增加新内容。

王川导演以前是一个记者,动画圈的人说到王川,都知道他不会画画,也不会分镜,居然还当导演呢,都把这当做一个笑话。然而很多人只会画画,不会说故事,但王川不一样,他很会讲故事。

而且王川特别会计算,很精准。有些从电影导演转去做动画片的人,就让画师很受不了,因为动画片和真人电影不一样,每一个画面要实现出来,难度和成本都是很高的。电影导演拍摄的时候会有很大的随意性,到剪辑的时候再来筛选。而动画导演必须要清楚每一个画面的必要性。

“王川很会躲,他知道什么东西落不了地,就先躲开它。”武寒青认为王川最大的优点是能把已有的料,整合成一盘“还能看的菜”。

从技术的角度讲,《魁拔1》已经站在了国产动画的最高水准上;但从商业的角度讲,《魁拔1》在成人市场和低龄市场双线失败。青青树最终没能抓住成年观众,同时也丢失了低龄观众。

“在中国拍动画片,不照顾低幼市场,基本就是自取其辱。你以为自己是今敏、宫崎骏、大友克洋?”影评人“麻绳”不客气地点评道,“精英动画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

武寒青自己也很清楚王川在拍摄《魁拔2》时所做出的妥协,以及存在的那些漏洞,但这是计划中的漏洞。青青树的所有创作选择,都是基于市场分析的无奈却理性的行为。

对于武寒青来说,创作一部被人交口称赞却在动画片最倚赖的孩童市场上铩羽的动画片的成就感,显然远比不上《魁拔》在商业上获得巨大成功的那种快感。2011年和2013年,先后出现的两部《魁拔》,也表现出了一家民营动画企业的转变和中国动画制作人的无奈。

《魁拔》:国产动画电影的尴尬

一场务实的冒险

虽然看起来,青青树是在国产动画的试验田里做巨大的冒险。不过实际上,王川和武寒青这对夫妇,对于青青树公司所做的任何一个决策,几乎都显示出了力求稳妥的务实感。

就像他们在1992年刚刚创立青青树的时候,是用贴片广告这样比较稳定的业务模式来制作《飞天小猴王》;1996年电视台收回贴片广告权之后,动画圈的业务模式变成了风险巨大的收购形式(当时的收购报价甚至低到1分钟8块钱,而青青树做动画的成本是1分钟1万元),在这个阶段,青青树开始与电视台联合制片,成为动画片的定制方,以此来规避风险。

一直到2005年向制作高端原创动画转型,这看似一次艺术上的豪赌,其实也是青青树为生存而选择的道路。当时有多重原因促使青青树转型,其中最关键的是动画片的制作成本因为flash技术的进入而大幅降低。

“有的工作室成本能够低到一分钟500块,这样整个市场的秩序就乱了。如果我们也做flash,那我们这样的大公司,肯定竞争不过小工作室。”在武寒青看来,如果往下做flash,那就会面临恶意竞争。而如果往上走,反而空间很大。只要品质达到这个水准,就能生存,这个市场不会乱。

当时的青青树已有200多人的团队,大部分的画师都不是科班出生,很多人连基本的画人体都不行。“中国很多动画片都是画小猫小狗,因为这个比较好唬弄。”

王川主导了青青树动画创作标准化体系的建立。从转型开始,青青树整个团队就规定不许说“感觉”两字,什么都要量化。“一张画稿,我们评判的标准全是数字:色温、对比、透视,你只要准确了,就是漂亮的。”

“实际上,我们是根据中国的人力物力状况,再去寻找一个适合我们的、可以和国际大片抗衡的制作方法。”武寒青说:“现在看来,不论怎样,我们的思维方式和国际接轨了。”

返回顶部 分享到: [编辑:江西大网]
江西大网| 新闻频道 相关新闻>>
江大新闻频道 本地 实用 社会 体育| 江大教育频道 就业 访谈 培训 创业| 江大学生社区 江大家园 江大群组 校园分站 排行榜 查看新帖